學員作業成果分享:黑道老大與厲鬼同居的故事


前情提要


以下內容皆為2020故事編劇課夏季班學員的練習作業,由我(謝東霖)統一規定題目《黑道老大與厲鬼同居的故事》,學員依據課堂所學之三幕劇架構與三欄寫作法技巧,自行發展出故事大綱。

本文旨在分享、觀摩與交流,嚴禁私自改編、剽竊使用,違者將提起法律之訴訟,或網路上的人格毀滅追擊,讓你這輩子都不能在創作圈混。

那麼以下是學員的作業成果分享。(陸續新增中)

故事點子統一皆為:《黑道老大與厲鬼同居的故事》



作者:陳建勳


黑道大哥的勢力逐漸被其他幫派給奪走,為了建立威信,大哥決定跑去挑戰傳說中的鬼屋。兒子雖然覺得這麼做很沒有意義,但答應老爸會定期幫他送食物過去。

黑道大哥住進了鬼屋。起初發生了一些靈異現象,大哥忍著害怕的心情住了幾晚。某一晚,一位死狀淒慘的厲鬼出現在大哥的床邊,告訴他說因為大哥身體體質還不錯,想要借用大哥的身體到外面的世界。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厲鬼得知祂生前的女兒如今已經老病在床,想要見她最後一面。

大哥不敢冒險與厲鬼有所牽扯,斷然拒絕,沒想到厲鬼忽然暴走想要強行附身於大哥身上,大哥千鈞一髮才逃出鬼屋,沒有被厲鬼附身。雖然很想要就此放棄挑戰鬼屋,但大哥害怕他的威信從此消失,於是找了廟堂的道士是否有對應方法。道士給了黑道大哥幾個護身符,只要掛在脖子上,鬼就無法附身於人,並警告大哥只要厲鬼待在祂自己的領域,連神明都無法消滅。

回到鬼屋,大哥為了讓自己不要有太大的壓力,要求信任他的小弟們陪他一起過夜。沒想到其他幫派的人出現並嘲笑黑道大哥,大哥一時衝動與對方打了起來,而只是前來送餐的兒子,也差點遭到波及。打了幾回,忽然間對方幫派不斷有人被附身,幫派群架才得以結束。

兩方的火拼結束之後,大哥才忽然驚覺兒子似乎不見身影,趕緊四處尋找,卻一無所獲。而厲鬼此時附身在大哥的兒子身上,來到祂生前女兒的病房,並掏出小刀想刺死本來就快死的女兒。原來厲鬼生前被他的三個子女給謀殺,只為了盡快拿到遺產。但厲鬼到場時發現女兒早已沒有呼吸心跳,沒辦法親手復仇的厲鬼無法控制的陷入暴走。

正焦急找不到兒子的大哥,從新聞上得知醫院發生砍殺事件。大哥趕到現場,與被厲鬼附身的兒子纏鬥了幾回。為了將兒子從厲鬼手上拯救出來,大哥犧牲自己身上唯一的護身符掛在兒子身上,讓厲鬼轉而附身於自己。

厲鬼因嫉妒大哥明明是個為非作歹的黑道,卻有個能和樂相處的兒子,因此當厲鬼一附身在大哥身上,就馬上嘗試著要殺死他來報復。大哥面臨死亡之際,道士才匆匆出現,招喚天神消滅厲鬼。事件過後,各大幫派對黑道大哥另眼相看。但大哥瞭解到事情的起因於自己想要稱霸黑道界而害家人陷入危險,為了不再波及家人,大哥選擇永遠離開黑道界。



作者:劉采翎


前任黑道老大某天在家自殺,過世之後,現任黑道大哥繼承他的位置。因為黑道身分,他被原本的房東趕出來,所以他順勢搬進前任黑道老大家。黑道老大不介意那是凶宅,他不信那些。

但搬家不到一周,就發生一些怪事,例如有幾秒會突然像窒息一樣無法呼吸;洗澡時,明明是新的熱水器,但溫水總是很快就變成燙到無法洗澡的熱水;此外,腳上也出現一些不明瘀青。某天,他發現他養的貓咪離奇過世。

當晚睡前,他本來要往常一樣,在家中的神壇前祭拜完去睡覺,但一切事情都讓他覺得不對勁,於是擲筊向神明詢問未來的運勢。三次都是哭筊。當晚的睡夢中,他看到兩個不認識的女人,但沒放在心上。隔天,他被背部的刺痛感痛醒。鏡子中,他的背上有一道道鞭痕。他前往其中一個小弟家裡開的宮廟求助於道士(小弟他爸),道士說他家有一個厲鬼。

黑道老大一開始不信這些,至於身上的傷,反正他很常受傷也不在意。他發現,只要精神好,身上的傷就不太會自己增加,但只要在睡覺或是疲勞的時候,就會增加快速。每天晚上,夢境內容都不太一樣,但他所看到的都比他在外面走跳還要殘忍好幾倍。後來,他甚至也不敢睡覺。

他再度去找道士,道士說如果不知道厲鬼為什麼在那的原因,就無法消解厲鬼的怨念。因為不敢睡覺導致精神差,厲鬼施展在他身上的傷越來越多,越來越嚴重。有一次在幹架的時候,他還差點因為恍神而喪命。他試圖用刀跟槍對付厲鬼,但無形的鬼根本無法對付。在家掛符咒、在身上刺驅鬼咒都無效。他想起前任黑道大哥的事,於是從道上小弟和警界的人脈那邊打聽到他死前那幾天有沒有什麼詭異行徑。隨著每天夢境的進展,他開始了解厲鬼的過去,他根據從夢中得到的少許資訊,跟小弟去找出原因。

有一天,小弟到他家報告新找到的線索,他們終於拼湊出神秘夢境的真相。但這時黑道老大已經被折磨得差不多了,好幾天沒睡,身上滿是傷痕。

夢境中的兩名女子,一位是十三、四歲的女孩,一位是她的媽媽。女孩從有意識以來就一直被媽媽虐待。剛開始程度比較輕微,只有瘀青或破皮,但越長越大後,媽媽開始會抓著她的頭去撞牆,或是拿熱水燙她、拿刀割她。

家裡的經濟情況很糟,常常吃白飯配罐頭。媽媽靠著非法繁殖貓咪有一餐沒一餐地賺錢,所以家裡有非常多隻貓,環境非常髒亂,多到異常的貓叫聲也常常被鄰居檢舉。有時候,貓在家裡一直叫,叫到媽媽受不了的時候,她就會對貓咪施暴。有時候媽媽會叫女孩殺貓給她看,女孩不動手,她就打她。

家裡常常有陌生男子出沒,有些人會給媽媽做不到的承諾,最後卻拍拍屁股走人。面對不如意的感情狀態和貧困的生活,媽媽的態度很消極,只會一直跪在家裡的神桌前面,祈求神明保佑讓他賺大錢、過好日子,但一切都只有越來越糟。聽鄰居說,最後媽媽殺了女孩後自殺。

原來受盡虐待的女孩變成厲鬼。但為什麼找上他?有一道詭異的視線一直盯著他們,小弟轉頭看到神桌上的神像。老大說,這個神像他剛搬進來的時候就在了,所以是前任老大的,不會有問題。但小弟隱約記得,這個神像是在前任老大死前沒多久才來的。小弟想要走近看神像,卻被不知名的力量推開,他猜測是因為他身上掛著爸爸跟神明求來的平安符。神像有詐。他邊往前走邊跟神秘力量抗衡。但連神桌都還沒抵達,就傳來黑道老大的慘叫。

黑道老大臉上開始出現一道道刀痕。女孩的攻勢已經進入最後階段。突然,黑道老大自己跑去撞牆壁,其實是無形的厲鬼抓著他的頭去撞牆壁。小弟完全傻住。黑道老大暈了過去。

夢中,他看到那位媽媽,跟很多貓,但沒有看到女孩。媽媽朝黑道老大走過去,遞給他一把刀,指著旁邊半殘的一隻貓,他呆住了。媽媽看到他呆住的樣子,很生氣地抓著他的頭去撞牆壁。原來厲鬼是媽媽,不是女孩。他現在是女孩。

黑道老大在夢中經歷了女孩經歷過的一切。女孩,或說黑道老大,倒在地上,看著媽媽跪在神桌前拜拜。突然,黑道老大爬起來,拿起旁邊的刀,刺進媽媽的心臟,媽媽死了之後,他也拿刀往自己的心臟刺。夢境外,小弟驚恐地看著黑道老大毫無靈魂地站起來、去拿刀、往自己的心臟刺。原來不是媽媽殺了女孩,是女孩殺了媽媽,媽媽對女孩心懷怨恨,成為怨靈。

小弟呆坐在原地,過了一陣子才報警。在等警察的過程中,他盯著黑道老大家的神壇上那尊神像一直看,神像也一直看他。他決定要找出神像的秘密,跟兩位老大的真正死因。



作者:余岳珍


厲鬼找上當地的黑道老大想要了他的命,不過黑道老大有通靈能力,想「徹底」解決問題所在,了解為什麼厲鬼想殺他,但是厲鬼不領情,此時黑道老大的左右手——黑道老二就提議讓道士把厲鬼困在黑道老大的家裡,或許就有方法可以溝通,於是黑道老大與厲鬼開始了同居生活。

道士設完結界後依然不放心,私下還給了黑道老大一張平安符(第一次想給被黑道老二阻止),導致不想灰飛煙滅的厲鬼只能從旁下手,像是:血腥幻影、靈騷現象,甚至不敢出現,後來黑道老大覺得這樣太磨嘰,索性不帶平安符,放在臥室(睡覺時就不會被附身)。

但是厲鬼還是心裡怕怕,還是用其他方法危及黑道老大生命安全,例如: 蚊蟲疾病、附身在小弟身上攻擊 黑道老大,不過黑道老大總是能避開厲鬼造成的危害。有一次黑道老大太累睡在沙發上沒有回臥室,厲鬼成功附身在黑道老大身上,但是厲鬼才剛把刀拿起來就被醒來的黑道老大趕出身體(強大意志力)。

但有一天卻波及到了一個小孩,黑道老大為了保護小孩而受傷,厲鬼發現黑道老大並非他所想的壞,終於願意跟黑道老大溝通。 厲鬼原本是孤兒院院長的女兒,很關照孤兒院的小孩,但卻被人口販子殺害,所有小孩也被拐走,化為厲鬼的女主角以為小孩是黑道拐走的,於是找上了黑道老大。

黑道老大也無法容忍眼皮子底下有人背著他做這種事,決定遣派小弟前去調查,自己也打算觀察哪些人叛變了,卻沒想到人剛派出去自己就被黑道老二綁架,原來黑道老二就是人口販子的主謀!當初提議黑道老大跟厲鬼同居就是想讓厲鬼幹掉黑道老大!綁架黑道老大目的就是為了要讓上層幹部轉而支持黑道老二,這樣當黑道老大死後黑道老二就是新老大了。

厲鬼等了三天等不到黑道老大回家,偶然聽見黑道老二手下談論黑道老大被綁架,費盡心思沖出了道士的結界,力量薄弱的厲鬼只能破壞束縛住黑道老大的繩索,不過 黑道老大實力高強,依舊順利地打倒措手不及的人口販子,救出所有的小孩,讓人口販子繩之以法,也讓大眾知道綁架犯的存在,要小心自己的小孩。 黑道老大把黑道老二帶回幫派後滅口警告其他成員, 厲鬼則在監獄中殺了剩餘的人口販子後升天了。



作者:李家瑜


黑道大哥跟人(另一個黑幫)爭地盤爭到了一個據說是鬼屋的空屋。(爭到了這間空屋,代表這個黑道的所持地盤總算更新了紀錄)怕鬼的黑道大哥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聲,在副組長的激將之下,跟小弟進去了鬼屋查看,結果卻被一群只有黑影(只看得到外型輪廓及透明部分的嘴形)的厲鬼及小鬼們纏上並跟到了家裡。

但傳說中的厲鬼卻比其它的鬼而言矮了很多,好像沒傳說中到那麼可怕(但大哥還是怕)。厲鬼們為了找到替死鬼,要找做最多壞事的人,所以找到了大哥。

黑道大哥開始學做好人,才能把厲鬼們趕去給其他人,所以他被逼去做工(但是會被鬼故意增加重量)、幫助人們(總是會遇到故障的電子儀器)、不跟小弟吸菸喝酒鬼混(酒瓶會憑空出現在家裡桌上,但是會被大哥送掉)、無視其他幫派的挑釁、努力跟警察解釋他真的沒吸毒,凡事追求和平解決。

也在厲鬼奇怪的要求下不看小黃書。也說好先讓厲鬼洗澡(明明鬼可以不用洗澡)而且厲鬼在洗澡時全員(包含小鬼)都必須集中在別的樓層,小鬼表示這是常態。

在某一次他做工的時候,小鬼們故意使磚頭往下掉,想要妨礙大哥,卻因為沒算準反而瞄到了厲鬼頭上,但大哥卻伸手擋掉了那塊磚頭(明明厲鬼不會受傷,但大哥還是把他當人看。)

在那之後,厲鬼好好唸了小鬼一頓,妨礙大哥當好人的行為也變少了,但是他察覺到小弟們開始避開他,不聽他指揮的巡邏地盤任務(但會聽副組長的)(大哥跟厲鬼說他覺得很奇怪,但厲鬼也只是說趁這時分開怎麼樣?大哥卻也只是搖搖頭),要去另一個黑幫協商,副組長反而阻止他叫他好好休息,不讓他去。(這是已經愛上大哥的厲鬼派了小鬼跟著去)
大哥隱隱約約察覺哪裡不對,但思路總會被厲鬼或副組長打斷。

副組長串通了另一個黑幫,帶著其他小弟叛變。孤身一人的黑道大哥被打個半死,準備反擊的時候,厲鬼卻現身在他背後叫他不要反擊(昏昏沉沉的大哥在厲鬼的一坨霧當中好像看到了部分的人型),因為這樣他們才能帶走小弟們。大哥聽了鬼的,只說了拜託留下我的小弟,然後看看到厲鬼擋在他面前嘆了一口氣然後就昏死了過去。

原來厲鬼們是一直霸佔地盤紀錄榜的黑道,一直無法升天就是因為生前的惡行惡狀太多。

最後對手們被不明物體打得落花流水,小鬼也領了另一個幫派的一些人走了(還有副組長),但厲鬼沒走。厲鬼說是因為沒有跟他罪刑相當的人,所以他走不了。厲鬼也現成人型,照顧起了大哥,做起了家庭主婦(厲鬼其實是女生並且愛上了大哥,但大哥是木頭人,沒察覺到,只是單純覺得人型的鬼不可怕就覺得可以同居而已)。



作者:李屏


主角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黑道大哥,在一次任務中因為失誤,害黑道老大損失慘重,可能連婚禮都辦不成,主角心感愧疚,願意用任何方式彌補罪過,老大於是派主角去取悅老大養的厲鬼,要主角要想辦法讓厲鬼願意出門去幫忙討債,另外老大也交代主角有空幫他把壞掉的眼鏡拿去修。

這隻厲鬼是老大十年前還只是個地方大哥時就開始養的,老大靠這隻厲鬼的幫助,橫行黑白兩道、陰陽兩間,逐漸爬到現在的位置。厲鬼不用吃飯,但需要強壯的男人陪伴,平常老大會派做錯事的小弟們去陪厲鬼,不過最近厲鬼不知為何越來越難取悅,沒有了厲鬼,討債的進度就不如以往。

一週後老大就要去討筆大債,要在那之前讓厲鬼願意出門幫忙,主角邊抖邊嘗試講笑話、做滑稽的事,厲鬼都不笑,後來厲鬼趁主角在看連續劇的時候飄來性騷擾,主角亂竄、被摸時恐懼又有點爽的反應,讓厲鬼笑了。

出門討債時,主角見到厲鬼使用怨念讓對方臣服,十分害怕。討完債後老大帶主角到已故兄弟們的墳前上香,在某個特別的墳前放了一朵桔梗花,告知亡者自己即將放下過去,進入家庭。

厲鬼摸主角肉體摸久了覺得膩,決定對主角進行厲鬼訓練,訓練過程中,厲鬼很開心,主角生不如死,身體雖然變壯但心裡更怕鬼了。強壯的身體把衣服都撐壞,厲鬼拿老大的衣服給主角穿,主角模仿老大把厲鬼逗得更加開心。

壯碩的身體在討債時也派上用場,再次成功討債。因為成功討到債,婚禮可以繼續舉辦,老大很開心,把朋友送的高級清酒給主角,回家路上主角把老大的眼鏡拿去修,眼鏡店老闆非常熟練的就把眼鏡修好了。

主角在一次討債中被厲鬼的怨念波及,病了好一陣子。生病期間厲鬼因內心愧疚,很細心的照顧主角,主角漸漸覺得厲鬼沒這麼可怕,開始好奇怎樣的遭遇可以累積如此深的怨念,也開始同情背負這個怨念的厲鬼。

隨著厲鬼和主角同居的時間增加,兩人越來越有默契,成為一同幫老大討債的好夥伴,晚上也一起看連續劇,聊聊天,主角把老大送的清酒拿出來喝,厲鬼跟他說喝酒不健康,要他少喝一點。每次連續劇裡的花店場景,都讓厲鬼看到出神。

隨著老大的婚禮越來越近,近幾次的討債老大都沒有同行,厲鬼心情差,跑到老大和未婚妻試婚紗的地方鬧,老大很無奈,命令主角在婚禮結束之前跟厲鬼好好待在家,讓厲鬼開心,不要出來鬧。

回家之前,主角帶厲鬼去附近的花店,希望買花送給厲鬼讓她心情好一點,厲鬼挑了一束桔梗花。回家後厲鬼要求主角跟他玩夫妻同居遊戲,像主角正在看的連續劇那樣,要主角扮演她老公,主角猜到厲鬼應該是很喜歡老大,才一直鬧脾氣,就答應了,厲鬼玩得很開心,怨氣漸消散,有一個瞬間變成生前的樣貌,主角覺得眼熟。

一起看的連續劇演到大結局,主角順口問厲鬼:「你生前有結過婚嗎?」厲鬼想起生前的記憶片段,想起老大對她的背叛,怨氣聚集變成超級厲鬼,準備到老大的婚禮殺人。

主角想起那張臉,厲鬼就是老大隔了十年才終於放下的初戀。十年前老大跟初戀準備要結婚,婚禮當天老大因為要去救主角,來不及去婚禮,後來沒救成,兩人一起被困在一個沒有任何通訊的地方長達一個月。等到逃出來時,初戀早已傷心欲絕自殺變成厲鬼。

厲鬼只有空虛寂寞沒有生前記憶,靠著怨念纏著老大,老大不知道厲鬼就是他的初戀,剛開始覺得很困擾,後來就利用厲鬼來打拼他的黑道事業。

主角告訴厲鬼當時的來龍去脈,厲鬼不相信,主角又說因為厲鬼生前跟老大說不要抽煙喝酒,這十年來老大從未破戒,朋友送的酒也都拿去送給下屬,還有厲鬼幫老大挑的眼鏡,老大也帶了十幾年都捨不得換,厲鬼還是半信半疑,直接衝到婚禮現場去,沒想到婚禮現場的佈置,滿滿都是厲鬼生前最愛的桔梗花,厲鬼怨氣消散,變成當年準備結婚的美麗樣子,老大看到初戀後落淚,坦白自己的思念與歉意,厲鬼祝福老大和他老婆可以幸福快樂,老大牽著厲鬼走了一趟當年沒走到的紅毯,厲鬼無牽無掛的升天,投胎變成老大和他老婆的小孩。老大感謝主角陪了厲鬼好幾個月,好好的賞賜主角。



作者:阿茶


身上不是刺著龍虎、而是惡狼的黑道大哥正在對手下小弟說明重要的殲滅戰。敵對組織不斷欺壓打殺大哥地盤內的流浪動物、恐嚇弱勢的動物收容所,藉此挑釁大哥,愛狗的大哥已經忍無可忍。

說明到一半,大哥突然一陣痙攣、發出怪叫見人就咬。其中一個小弟學過一點法術,知道大哥是被厲鬼附身,情急之下施法將厲鬼轉移到大哥的手機。大哥被迫和厲鬼朝夕相處。

之後大哥帶領組織開始實行多場殲滅戰,但厲鬼三番兩次從手機裡出來扯後腿。

一開始只是讓大哥在步行前往火拼的路上遭野狗突襲,大哥平常對地盤上的狗狗都瞭若指掌,此時狗狗們卻發了瘋似的又吠又咬;大哥不忍傷害動物,只能躲回基地,在大哥折返後,野狗們立刻就回復原本呆傻可愛的模樣。大哥還是執意要參與戰鬥,於是厲鬼又假借大哥名義,操控LINE傳奇怪的指令給手下小弟,導致交通工具損壞、害大哥又被困在基地而再度錯過火拼。厲鬼甚至進展到干擾大哥手機的GPS與行事曆,讓大哥即使想盡辦法出門,卻在錯誤的時間抵達錯誤的地點,而實際上火拼早已結束。

大哥一再錯過火拼,小弟們越想越不對勁,一向帶領小弟衝鋒陷陣的大哥不可能重複犯這種錯誤。經過觀察得知一切都是厲鬼從中作梗,大哥氣得讓小弟直接把厲鬼封死在手機裡、再也不能造反。

在決勝負的生死交戰前夕,大哥把手機留在家裡,不讓厲鬼有機會干擾;並且為了鼓舞手下小弟們的士氣,這場戰役他甚至身先士卒、在最前線衝鋒陷陣。沒想到中了敵方的詭計,小弟們幾乎慘死,大哥也被抓住,即將被敵人處死。封印厲鬼的小弟死了,厲鬼得以擺脫手機封印,飛奔趕向大哥身邊,以恐怖又巨大的厲鬼型態咬死所有敵人。

耗盡所有鬼魂能量的厲鬼逐漸縮小消失,大哥終於看出厲鬼就是他小時候疼愛的狗,也就是他刺在身上的惡狼刺青。

狗狗在他小時候走失了,傷心的大哥找不回狗狗,於是把錢都花在流浪動物身上;雖然長大的大哥無惡不作,但是從來不曾傷害動物。因為有大哥投注的錢,走失的狗狗才能住進收容所,卻被敵對組織殘忍殺害。死後化為厲鬼的狗狗曾經嘗試但無法阻止大哥去送死,那就為了保護大哥、以厲鬼的姿態殲滅敵人,既回報大哥的恩情也替自己報了仇。





進修課程

0 意見 :

張貼留言

Cancel Reply